閱讀數: 7672 | 回復數: 2

發表于: 2019-07-12 15:27
第一章  她要變身刀俎

荒僻的郊外,一處廢棄已久的廠房內傳出陣陣微弱的呼救聲,伴隨著指甲刮過木板的聲音,在靜謐的深夜里讓人不禁毛骨悚然。

此刻,沈妍汐跪縮在密閉的木棺內,身子用力的撐著頭頂的木板,雙手不停的挖著木板之間微小的縫隙,直到手指被磨得鮮血淋漓,她仍舊狠命的刨著。

“快一點,必須再快一點。”

她不停的在心中默念,用身體的疼痛刺激著自己不要暈倒。

因為她明白,自己一旦倒下,等待她母親的將會是怎樣一種慘境。

悶熱的空間叫人幾乎透不過氣,鼻端充斥著朽木的霉味以及腐尸的惡臭,黑暗像是張牙舞爪的魔鬼,一點點瓦解著她殘存的意識。

她感覺頭腦發昏,搖搖欲墜,就在她混沌之時,木棺卻在一瞬間打開了,兩個人鉗住她的手臂將她從木棺中拖了出來。

一束強光打在她的眼睛上,她心中一喜,以為自己看見了希望,但在看清那張熟悉的面孔后,頓時心灰意冷。

“呵!不愧是一條賤命。兩天了,你居然沒死?”

說話的人,正是她同父異母的親姐姐沈美琳。

一張美麗的面孔,有著優雅動聽的嗓音,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,然而只有她清楚這個人的心腸有多狠毒。

“我媽呢?你把她怎么樣了?”

雙臂被人壓著,沈妍汐被迫跪在地上,她昂著頭,目光里充滿灼灼的恨意。

幾天前,她接到母親病重的消息,便匆忙從國外的展廳趕了回來,可誰知一切不過是沈美琳精心策劃的陰謀。

沈美琳不僅竊取了她的設計成果,還反將剽竊的罪名倒扣在她的身上。甚至以她母親的生死作要挾,讓她在眾媒體面前屈認自己的‘罪行’。

事關母親的安危,她只能再次含垢忍辱,放任自己身敗名裂,卻不得辯解。

誰知沒等到承諾兌現,她卻再次陷入又一場算計。

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匍匐在自己腳邊的‘妹妹’,沈美琳眸中盡是鄙夷,唇角微勾,噙著一絲惡毒的笑意。

“自己都死到臨頭了,卻還關心那個貪得無厭的賤人?果真是賤人生賤種,一路貨。”

“不許你污蔑我媽!”沈妍汐高聲怒叱:

“當年她若不是被蒙騙,那樣善良的她又怎么會‘被小三’?而我又怎么會成為私生女?”

“是沈家欺人太甚,不僅毀了我媽的名節,還將我們母女逼上絕路!”

她的學歷、她的榮譽,甚至于她的丈夫,她所珍視的一切都被沈美琳搶奪一空。卻因為母親心懷愧疚,想要‘還債’她也只能默默承受。

她們母女已經卑微至此,他們卻又拿母親的性命來脅迫她!

注視著眼前那張怒不可遏,卻美的驚心動魄的面孔,沈美琳心中的妒火如滔天的海潮灼燒著她,讓她勉力維持的平靜面容也漸漸扭曲。

“哼!污蔑?”

沈美琳攸的抬腳,穿著高跟鞋的腳重重的踩在沈妍汐血淋漓的手背上,用力碾著。

沈妍汐呼吸一滯,鉆心的疼痛瞬間席卷全身,她剛要反抗,卻聽頭頂沈美琳悠悠威脅道:

“你不想見你母親了嗎?”

沈妍汐身子一震,瞬間像拔了利爪的猛獸,被人捏住七寸。

享受著沈妍汐痛苦的模樣,沈美琳滿足的收回腳,慢條斯理的擦著高跟鞋上的血漬,漂亮的杏眸浮上一絲詭異。

“看你這么聽話,我也不好言而無信。”

沈妍汐聞言,眸光閃動,心中發誓:今后一定要帶母親遠走高飛。

這時卻見沈美琳食指一伸,指著不遠處。

燈光下,沈妍汐這才發現,原來之前關住自己的是一口紅褐色的木棺,她頓時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“其實早在幾天前,我就已經讓你們母女團聚了,怎么樣?開不開心?!”

沈美琳笑容猙獰,如同地獄中的惡鬼。

沈妍汐瞳孔一縮,盛滿恐懼。

“媽!”

她趔趄著瘋跑向木棺,看著棺中被白布包裹嚴實的母親,心臟仿佛被撕裂般。

聽著那聲嘶力竭的悲鳴聲,沈美琳只覺通體舒暢,笑著繼續往她傷口上撒鹽道:

“是她自不量力的求我放過你,還說可以做任何事。”

“這不,跳樓摔得四肢分離,你說她是不是傻?”

“沈美琳,我要殺了你!”

沈妍汐眸光猩紅,猛地撲向沈美琳,只是人未碰到,一聲槍響,她破敗的身子就如飛絮直直往后倒去。

她曾以為,一味忍讓就能換來母親想要的相安無事。然而,結果卻是別人更加肆無忌憚的撻伐、欺辱。直到她的人生被逼入萬劫不復。

生命的盡頭,她暗自起誓:如果重來一世,她絕不隱忍茍活。

她要變身刀俎,絕不給人魚肉的機會!
她被裝進棺材活埋,而始作俑者居然是她的親姐姐…
 本文鏈接:https://www.9yread.com/book/10010397/2,  更多福利及優惠信息歡迎關注九閱官方微信:九閱小說(jiuyuexiaoshuo),回復“福利”領書券免費看書喲~
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19-07-15 17:37

好看的書書,多多介紹吧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發表于: 2020-01-12 14:31

不錯
TA共獲得: 威望:0|評分共:0

快速回帖 使用(可批量傳圖、插入視頻等)

表情
寫好了,發布  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现金真钱斗牛网址